“大蛋,咋了?”李牧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不解的问道“王家村的人还敢打过来?他们凭啥打过来?”

  王家村平时就和前门村不对付,两个村以前就有世仇,不过自从前段时间王家村的村长王大龙一家被抓之后,王家村的人就消停了。就

  连王家村那群老头老太太也不敢往前门村附近来了,李牧以为这些家伙不敢再闹事了,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打过来了。这

  群王八蛋,李牧没去收拾他们就算是不错了。王家村的人看前门村种蔬菜挣钱了,也在村口悄悄打着前门村的名义卖蔬菜。一

  些从城里和外地过来的人不知道前门村到底在哪,上当受骗了不少,李牧最近忙的没空管这件事,没想到这些王八蛋还敢先打上门来了,真是岂有此理。“

  二娃哥,王家村的人说俺们偷了他们的水,不让俺们挖开小月湖,俺爹不理他们,他们就叫了好多人过来要打俺爹,你快过去看看!”牛大蛋紧张的说道。“

  这群王八蛋,小月湖是我们前门村的,以前让他们用点水我们也没说啥,现在这群王八蛋还反过来不让我们用水了,真是岂有此理!”李

  牧脸色一沉,扔下手里的铁锹,直接往小月湖的方向快步走去。

  小月湖可是前门村的小月湖,王家村和前门村一样,从地下打不出水。王

  家村吃的水倒是有,可却没有种地的水,虽然前门村和王家村不对付,有世仇,不过都是庄稼人,没水种地也不成。王

  家村的人偷偷从小月湖引水灌地,前门村的人也没说啥,可没想到现在前门村要用水,王家村竟然不让用,真是岂有此理。

  “快,跟二娃一起去看看,不能让王家村欺负人!”村头的张老汉大喊一声,一群青壮村民纷纷拿着铁锹和锄头跟了上去。

  “你们可不要打架!”夏幼薇连忙喊道,她也想跟过去,可她哪有常年干农活的村民走的快,不一会儿就被远远甩在了后面。李

  牧急匆匆赶到小月湖那里,就看到牛老汉带着十几个青壮正在和王家村的人对峙,牛老汉一脸的血,像是被人打了一铁锨。

  王家村整整来了一百多号人,这些家伙肯定是早有预谋,不然不可能一下来这么多青壮,平常他们王家村留在村里的青壮都没这么多。“

  住手!”李牧看到双方要打起来,怒吼一声大步冲了上去。“

  二娃来了!”前门村的人看到李牧出现顿时神色一喜。“

  住个毛的手,李二娃你他娘是前门村的村支书,可不是王家村的村支书,你说的算个毛!”王家村里,一个小青年拿着铁锹挡路,不屑的看着李牧说道。李

  牧脸色一沉,瞬间冲了过去,这个小年轻只感觉眼前一花,李牧就出现在他眼前,一巴掌重重扇在了他的脸上。

  “啪!”一声脆响,这家伙直接被李牧扇飞出去,在半空中转了三百六十度,随后像是狗吃屎一样摔在了地上。“

  李二娃,你他娘还敢打人?一起上,打死这狗日的!”王家村的那群青壮里面有人大喊一声,王家村的人就要向李牧冲过来。“

  保护二娃,跟他们拼了!”牛老汉眼睛一红,抓着铁锹就要上去拼命。“

  等等,先别动手,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,有话好好说!”就在这时候,王家村里有人大喊一声,从人群里走了出来。

  “李支书,大家都是一个乡的,抬头不见低头见,喊打喊杀的干啥!”那人走了出来对李牧说道。

  “你是谁?”李牧皱了皱眉问道。

  “我叫王大山,王大龙是我堂弟,来来来,李支书抽烟!”王大山从身上摸出一盒中华烟,抽出一根递向李牧说道。“

  王大龙的堂哥?不抽烟!”李牧随手把烟推开,这个王大龙的堂哥李牧小时候听说过,听说这家伙十几岁就去了蓉城做生意,好像还挺有钱的。

  反正比前门村和王家村的人有钱,前门村和王家村的第一辆小车就是他开回来的,不过这家伙进城已经很多年了,不知道为啥又跑了回来。

  “对,对,就是我!”王大山笑呵呵的说道。“

  不管你是谁,你们拦着我们村的人干嘛?”李牧直接问道。“

  你们偷我们王家村的水,拦你们咋了?”王家村的那群青壮里面有人不屑的说道。

  “小月湖是我们前门村的,给你们用水是看你们没水种地可怜,什么时候这水成你们王家村的了?”李牧简直快被气笑了,冷冷的说道。

  “李支书,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,小月湖可是天生地养的,啥时候成你们前门村的了!”王大山说道。“

  别说几十年前乡里给村子分地,小月湖分给了我们前门村,就是分地之前小月湖也是我们前门村的。”

  “小月湖是天生地养的,百花山也是天生地养的,你咋不搬到你家去?”李牧冷冷的问道。“

  李支书,你们说可就不讲理了,几十年前的事那谁知道,那时候我还没出生,谁知道当时是咋说的!”“

  再说了,我们王家村用小月湖的水你们也没拦过,那这不就说明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