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大东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,陈炫想送他离开可就是在这个时候,一个护士慌慌忙忙的跑过来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龙小姐要生了,现在已经推到产房了。”

    陈炫嬉笑的脸立马凝固下来,瞬间慌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带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他抓着护士的手腕,拖着就走。

    王大东摇头,陈炫这是关心则乱,不过他能够这样,王大东也觉得陈炫成长了不少。

    龙灵儿要生的话,他要回江都的事情就得搁浅了。

    龙北山和他是忘年交,有这层关系在,于情于理他抖应该留下来。

    王大东走到产房,就看见陈炫在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“爸,灵儿现在在产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我马上就来!”

    陈澈也是兴奋不已,立马停下手中的事,连忙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舅哥,灵儿现在在产房。”

    正在陆芝森身边当警卫的龙杰在侧所接到这个电话,手机都来不及关的连忙跑到办公室和陆芝森请假。

    “首长,我要请假!”

    陆芝森正在办公,抬头看见龙杰满脸喜色,气喘如牛,便笑骂道:“什么喜事,把你急成这样!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首长,我妹妹在产房。”

    “噢,这是大喜事,准你一个星期的假,好好去陪陪你妹妹,别被人家欺负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陆行森大手一挥,就批了他一个大长假。

    “谢谢首长!”龙杰行了一个军礼。

    王大东看着陈炫火急火燎,坐立不安的模样,就不由得好笑。

    “爷爷,等孩子生了之后,你得起一个名字啊!”陈炫握着王大东手,热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大东顿时一脸懵逼,取名字这个事情怎么会轮到他,至少得长辈和他亲爹起吧。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!”

    王大东连忙拒绝,这事轮不到他啊!

    “王爷爷,这是我和灵儿的意思,我爹也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!”

    王大东更懵了,这家子都在发什么疯,让一个外人来取名字。

    自己又不是什么高僧道长什么的,路过人家院子就说这个孩子与我有缘,我给他起个道号法号,多少岁多少岁来找我,认我做师父。

    这不能够啊!

    像出生在陈家这种大家族,那可是含着金钥匙出生,那需要什么高人师父。

    说真的,王大东被陈炫这一手给弄懵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爷,你就别多想了,我们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陈炫在一旁极力的怂恿,在王大东的他看着是有些兴奋得过头了。

    “我考虑考虑!”王大东无奈的摆手说道,实际上和答应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陈炫立马就眉开眼笑的和王大东在一旁探讨着怎么取名字。

    王大东发誓,这还是他头一次取名字,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不多时,许多身影风风火火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陈家人,老大陈澈、老二陈萧、老三陈霖等人都来了,连同家属都来了。

    差不多有十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恭喜炫弟!”

    人还未到,一个青年的声音就先到了。

    陈炫在家中最小,他之上还有几个堂哥。

    有两个在军方任职,还要一个是省内高官,还有几个在家族企业之中任职,都在举足轻重的位置。

    按理说家主之位轮不到他,但是这是陈玄的意思,而且陈陵川等人也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们都来了!”

    陈炫看着青年,还有其他人,言语之中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炫的二伯陈萧是一个瘦高高的中年人,久居高位,举手投足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感觉,一看就是久居官场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炫儿,这是我们陈家的大喜事,我们听见就停下手中的事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让陈炫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这个二伯,可是东南省省高官,论权利,比孙德只高不低。

    要不是孙家背后的靠山是山东孔家,陈萧还要压孙德一头。

    陈家一家子寒颤,见到王大东,都前来打一声招呼。

    王大东多次救了陈老爷子,他们都心存感激。

    喊一声爷爷都是发自肺腑。

   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