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级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前妻难追,周少请自重 > 第135章 你会再嫁吗?

前妻难追,周少请自重 第135章 你会再嫁吗?(1/2)

  在高空中飞行了两个小时四十多分钟后,江年的飞机稳稳降落在东宁国际机场。

  距离上次和陆承洲一起回来,已经隔了一年。

  当时,江年从来没想过,一年后,她又会回来,更没有想过,那次回来,陆承洲其实是在替她安排一切。

  抱着装着陆承洲骨灰的精致木盒,牵着小卿,当江年从机舱里走出来,站在在舷梯上,迎着阳光眺望眼前矗立的大都市,心中,霎时百转千回,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

  ”妈妈,我们以后就住在东宁了吗?”和江年站在一起,小家伙仰着大脑袋,闪着无比黑亮的大眼睛看着江年,脆生生地问她。

  江年看着孩子,扬唇微微一笑,”小卿愿意吗?”

  ”有爸爸在,还有小白在,我愿意。”小家伙点头,又侧头看向一旁的周亦白,脆生生地问他道,”小白,你愿意跟我和妈妈住在一起吗?”

  ”愿意,当然愿意!”立刻,周亦白向前一步,站了小家伙和江年的身边,毫不迟疑地回答道。

  江年掀眸,清冷的眼锋淡淡扫了他一眼,什么也没有说。只是牵着小卿,往舷梯下走去。

  ”太太,小卿。”舷梯下,华文已经在等着他们母子了,等他们下了舷梯,立刻便走了过去,微笑着叫他们。

  ”华文阿姨,你怎么比我和妈妈还早到了呀?”看着华文,小家伙开心地问道。

  华文看着小家伙,俯身下去,亲了亲他的发顶,笑着道,”因为阿姨先来等你们呀!”

  ”嘻嘻你和何东叔叔都来东宁,真好。”笑嘻嘻的,小家伙道。

  ”华文,辛苦你了。”看着华文,江年由衷地道。

  这些年,她不管是对华文和李何东,还是英姐华姐或者lilian,都是很有礼貌的,从来不高高在上。

  ”太太,都是我应该做的。”看着江年,又看一眼她怀里抱着的木盒子,华文眼眶微微一涩,却强行笑了笑道,”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,您上车吧!”

  ”好。”江年颔首,牵着小卿往一旁的小车走去。

  ”妈妈,小白呢?”不过,才走一步,却被小家伙拉住了,小家伙回头,看向身后的周亦白,问江年。

  周亦白站在那儿。看着他们母子俩,在小家伙回头的时候,他向前,在小家伙的面前蹲了下来,伸手过去,无比宠爱地轻揉一下小家伙的发顶道,”小卿乖,先跟妈妈回去,如果有什么事,你知道怎么找我的,对吗?”

  ”嗯,我知道。”小家伙点头,然后跟周亦白挥了挥手道,”小白再见!”顶级小说网手机端https://m.333ku.com/

  周亦白再次轻揉小家伙那柔软的发顶,点头道,”好,再见!”

  说完。他站了起来,然后,就看着他们母子俩上车。

  待江年母子上车后,李何东从周亦白的身边走过,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之后,也跟着上车,其他的人,也陆续上了别的车。

  待江年和她所有的人都离开,车子慢慢消失在视线里后,周亦白和张越却仍旧还站在那儿,没有动,但不远处,有几辆黑色的宾利车开了过来。

  那是周家的车,周亦白不可能不认识。

  ”周总,好像是董事长来了。”看到几辆越来越近的黑色宾利,张越对周亦白道。

  明媚的眼光下,周亦白眯起黑眸,这才收回视线,看向那几辆驶了过来的黑色宾利。

  很快,车子开了过来,停下,确实是周柏生来了。

  ”小年呢?”一下车,看到周亦白,马上,周柏生迫切地问道。

  知道江年还活着,人在马来西亚后,周柏生马上就让人去调查,了解情况,当知道江年搭乘私人飞机飞来了东宁,他马上就来了机场,想要第一时间见到江年。

  可惜,还是晚了一步。

  ”走了。”淡淡的,周亦白回答。

  周柏生看着眼前那双黑眸明显变得清亮,带着飞扬的神采的周亦白,终于是松了口气,欣慰地点了点头,”听说,小年现在已经是华远集团的董事长兼执行总裁了,怎么回事?”

  ”回去再说!”淡淡的,丢下这几个字,周亦白走到其中一辆黑色的宾利前,拉开车门,然后,直接坐了进去。

  周柏生点点头,又转身,上了车,父子俩一起离开。

  江年带着小卿回了之前陆承洲在郊外买的别墅,涧溪别墅。

  别墅里的一切,容姐已经收拾好,江年回到别墅的时候,一切,就跟一年前一样,每一个她和陆承洲走过的地方,她都仿佛能看到他的身影。

  ”妈妈,上次来的时候,我跟爸爸在楼下踢球。”站在二楼的客厅里,小卿看着楼下的大草坪,无比怀念地对江年道。

  ”嗯。”江年点头,轻抚儿子的发顶,”妈妈给你和爸爸拍了视频。”

  ”太太,这是卡尔加里发过来的几份重要的文件,需要您过目,签字。”这时,华文在一旁,递过几份文件来。

  ”小卿,我陪你去下面踢球,好不好?”李何东也在一旁,俯身下去问小卿。手机端 一秒記住『笔\趣\阁→m.\B\iq\u\g\eTv.C\o\m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”好呀,何东叔叔,我们去踢球。”开心的,小家伙拉过李何东,往楼下跑。

  江年看着开心的孩子,唇角,也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来。

  ”太太,明天老板的葬礼,安排在上午九点开始。”待李何东和小卿下楼后,华文才又对江年道。

  江年点头,看着眼前忽然就

  湿了眼眶的华文,她伸手过去,抱住了她,低低道,”华文,对不起!”

  对不起,她签署了陆承洲的安乐死协议,没能留住陆承洲更长的时间。

  华文摇头。泪水夺眶而出,”不,太太,您是对的,老板那么骄傲的一个人,他不允许他的形象在任何人的心目中崩塌。”

  江年松开她,看着她扬唇一笑,抬手去拭她脸上的泪,”承洲不在了,如果再遇到你喜欢,也喜欢你的男人,就嫁了吧!”

  江年一直都知道,华文喜欢陆承洲,为了陆承洲,她一直不愿意接受其他的任何男人。

  华文看着江年,也笑了,”那您呢,您也会再嫁吗?比方说,周亦白。”

  看着她,江年笑,反问道,”你希望呢?”

  ”不管您做什么决定,我们都尊重您。”无比真诚的,华文回答道。

  江年看着她,点头,再次由衷道,”谢谢你,华文。”

  小卿和李何东在楼下玩的很开心,江年处理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