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级小说网 > 另类小说 > 梦落芳华 > 【三】

梦落芳华 【三】(1/3)

    月挂高空,幽径里传来了树叶的声响,迈在青石板上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,我一个激灵撑在韩子川身上,翻身鼓着腮帮子一吹,便把案上的烛给灭了。韩子川偷偷扯了一下俺的袖子,俺却丝毫不理会他,屏住呼吸,将头窝在被褥里,只露了眼睛在外头,一副掩耳盗铃的心虚模样;

    外头黑漆漆的,我很清晰的察觉窗外有一道清冷的视线落至了屋内,然后堂而皇之的在床上高隆的被褥上方滞留了片刻,那人似乎在思索着什么,片刻间毫无动静。我只觉得头皮一颤发麻,原本撑起身子尽量挡住韩子川,姿势僵硬这会儿却也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时间像是在此刻静止了一般。

    感到窗外站着的人怔了怔,半晌才问了一句,“你,睡了么?”

    “睡着了。”脑子一时间缺氧,我不经大脑便吐出了三个硬邦邦的字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谁把一口冷气吸得格外悠远深长。我充耳未闻,只盼着窗外站着的那人能早些走开。可就在这节骨眼儿上,被窝里还有人趁乱毛手毛脚地摸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我小秀眉一蹙,拿手狠狠撞他一肘子。

    这个畜生……这会儿添什么乱……

    韩子川窝在被褥里,蜷缩在一团,抱着胸,唧唧歪歪地哼了一声,眼睛却极亮,低声调笑道:“你够阴损的啊。”

    我威胁之,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他单薄的唇形微抿,一张一合,那口型似乎在说:“我只是好心提点你,似乎睡着的人搭 话不该这么溜……被窝里的动静也没这么大,你也太不把你的义父当回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――||

    我是蠢了点,

    总比你这煽风点火的小人内心要来得淳朴一些。

    “勺儿?”芳华又立在窗外唤了一声,比起方才犹豫万分的语气,这会儿要来得肯定多了。

    想必定是方才灭蜡卧床挺尸一系列动作,被他看在了眼里,让他心生疑惑了。

    哎呀,真是好死不死。

    我硬着头皮,抬首,声音含糊道:“义父找我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我说归说,但埋在被褥里的那只手也不闲着,此刻正死命地捂住韩子川的嘴。

    那厮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,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,手便顺着我的腰有往下的趋势……

    摸得这叫一个~~~~~

    我忍。

    纸上倒着的人影动了动,只闻吱呀一声,窗便被打开了,修长白皙的手扶在窗棂上,他朝里瞄了一眼,俊秀的脸被月辉照得满是柔和之色,“我也没什么事儿,只是过来看看你,有没好生歇息。”

    义父,您可真闲啊。

    我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,只恨不能把帐子拉下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刚去柴房没见着子川,你知道他夜里去哪儿了么;

    。”芳华眉宇里满是怅然,径自将怀里的什么东西搂了一下,“这厚实的被褥也不知道放哪儿。”

    随您放哪儿,只要不放偶这里,啥都好说……

    这乌漆马黑的,从外头或许看不到床内的诡异,倘若他一进来了,十有**会发现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偏偏韩子川还试图从被褥里伸出手妄想去捞床下的书册。

    “或许……”我狠狠踹了一脚褥子里乱蠕动的某人,作势伸了了懒腰,“或许韩子川他饿得受不了所以去碧池那块儿捞鱼去了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芳华站在外头,月辉洒落了一身,颇有些涵养的颔首,“时候也不早了,你早些睡。”

    说完一晃儿,便不见人影了。

    我这才从紧张万分的情绪里缓过劲儿来,全身松懈下来,身子软趴趴地卧在了床上,可这刚躺下就觉得有些许怪。胸下软软的……我腾出手朝身下摸了几摸,很结实的触感,还暖和有弹性极了。

    被窝里,那个人眼睛亮极了。

    某人的手也顺势环了上来,搭在我腰间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便被他抱着滚了几圈,堵在墙脚上。

    “你倒摸我摸上瘾了。”他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发呆。

    前面被挡住了去路,后背又抵住了墙。

    他呼出的气息围绕在我的鬓角耳垂之间,时缓时急促,有股难以言语的瘙痒感,我顿时浑身不自在起来……

    他笑起来,环着我身子的手有种软绵绵的力道,让人抗拒不是,不抗拒也不是……推搡间,不一会儿我的手便停在他胸处不动了。

    并不是消极抗争。

    而是,一来推不动……

    二来,似乎觉得该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顿时没来由的,觉得心里很烦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眉蹙得像是我欠了你二十两白银似的。”他低头很认真的看着我,轻声呼着气,声音像是糯米一样甜腻腻的。

    我闷头吐了一句,“你吃了我这么多豆腐。”

    他挑眉,笑得有些暧昧,“我不介意你摸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我瞪眼望着他,

    嘿,这厮。

    还以为我当真不敢是怎么着,摸就摸……又不吃亏。

    我咬唇,挽起袖子,压着他,很正儿八经地用起医学上简称推拿的绝活,对他胸进行了一顿史无前例的扫荡,完毕后用挑衅的眼神望着他,望完还觉得未尽兴,偷偷扫了一眼他垮下有些许复苏迹象的玩意儿;

    。只是隔着布料袍子,还真看不太真切。

    这会儿还真的想起了方才看到的那些小书册里,描写的一些场景,一时间也面红耳赤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到是很乖,一直被我压着,只是那双明亮的眸子很大胆放肆地直瞅着我不放。慢慢地身边属于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