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级小说网 > 另类小说 > 梦落芳华 > 第八章 【三】

梦落芳华 第八章 【三】(1/2)

    他抬眼,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,顺势给我掖了一下被褥,缓缓说道:“这事说来话长,总而言之,你是朕的后妃。”

    喷……

    这会儿,换我喷了。

    我抬头怔怔地望着他,他低头就这么握着我的手,嘴角隐隐有笑意,没了帝王的气势,反倒有了份随意与亲近感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让人不敢直视,有种说不出的火热……我慌乱地别开了眼。

    小蹙眉,这是龙榻……

    今儿个我是千真万确地躺在这张龙榻上醒来的,就算是这后宫里的妃子,怕也是极得宠的。暗自琢磨着,低头拿手抚摸着柔软的绸料。

    但,我是他的女人?

    从他的表情看不出在说谎,言语词句里也颇合情合理,可总觉得……不是那么一回事儿,说不上哪儿不对劲,身体对他这份亲昵有些陌生的。

    欸,我说,他手这是往哪儿摸呐。

    悄悄将腿缩了回去,拿被褥捂严实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房里,火烛轻晃,下人们不知什么时候全退下了,就只有我与他二人,气氛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他的眼,很亮。

    从神情看并没有因为我这不敬的举动而生气。

    我疑惑地瞅了他一眼,

    虽然接触不多,但足以认定他不会恼我,况且我这大病初愈地应该也不舍得把我怎么样……想到这不由地舒了一口气,也算是放宽心,安安分分地蜷在被褥里,明明是才醒来,可身子却仍旧渴睡,果然吃饱喝足就有些……掀不开眼,撑起半身,靠在床头,纠结了一下,轻声问:“为何会突然染此重疾,我的身子一向都这么弱么。”

    他直愣愣地望着我,

    手抚过我的发,像是有着说不尽道不明的温情,眼里有很心疼的表情,叹息了一口气,将我拥入怀里,轻声诉说:“这都是朕的错,那些人……朕是不会放过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他淡定如冰的眼神,有着七分的凌厉与三分犀利,

    我蹙紧了眉,蜷缩在那温软的怀抱里,身子如绷紧了的弦,如今终究是放松下来了。

    看来……

    这宫里还不太平啊,还有蓄意谋害的戏码上演;

    若是得宠的妃子,应该没少被人暗算吧。

    靠……还真不得闲。

    微绷紧了身子,我抬起头,掀着眼皮望他:“臣妾作为皇上您的女人,是住在三宫六院里哪一处?”

    总不能赖在龙榻上一辈子吧。

    歇息够了,就得会自个儿那边去了,免得招人嫌。

    不然夜里皇上掀嫔妃的牌子,这龙榻虽大,可这一边干柴烈火的,风流快活了,我缩在一旁直瞅着看春宫秀也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他一愣,

    却似乎会错意了。

    “要这名分还不好说,贵妃好不好……”皇上执着我的手,摸了一下,身子向后倾坐好了,缓缓说:“立后是麻烦了一些,朝廷上还有多股势力在。不过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什么……

    这人,是不是皇帝都这么好说话?

    不过不对劲儿啊,

    我脑子有些晕忽忽的了,却有仿若在混沌的黑暗中瞅到了一丝光线,似乎摸到了些门路了。等等……

    让我想一下。

    “妾身在这龙榻上躺了也足有三天了,又是陛下的后妃,却还没有名分。”我掀着眼皮,沉吟了片刻垂头摸了摸手下的料子,柔软滑腻,天子用的果然都比寻常人好几千几万倍,抬头望着他,笑意都是冷的,“几天前才入的宫,然后糊里糊涂的病了一场后,就能被皇上立为贵妃?”

    是这个意思么?

    我们的视线在空中一触,他嘴角微抖,脸上不动,眼里却是波光一闪,望着我似笑非笑地,浅浅道:“谁告诉你这些的?”

    我眼神飘向了远方,门外的某一处,原本一直跪着听从差遣的那两小太监。

    他一双眼斜斜扫了过去,目光如电,颇有几分帝王之势。

    隔着这么远,几乎都能听到那两奴才发抖的动静声了,牙齿咯咯作响,趴在地上,连讨饶声都不敢发。

    他讥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安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人再怎么好脾气,也是皇上,我怎么就逞一时之快,顶撞他。

    隔着被褥,手却被他按住了。

    “傻瓜。”皇上并不躲避我的目光,正正迎上我,不动声色的望着,目光沉静如水。

    看得我,

    倒是有些怯了。

    难道,是我想错了;

    他们明明在我卧榻前说皇上罢朝了三天,而且从从接来的第一天起,皇上就一直陪着我。

    那我没进宫之前呆在哪儿,如果是才进宫,那为何皇上对我的习性偏爱如此的熟悉。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:“你整日就知道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声音很缓,却真的在解释给我听。

    “……当我还是太子流亡在民间的时候,我们二人就相识了,登基后找了你许久。”他拥着我,抚着发,轻轻触摸着,“所以,我们两情相悦。”

    他不再称自己为朕,反到用了在寻常不过的“我”字。

    让我……

    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但他的怀抱,确实很温暖也暖和且有一种淡到几乎不可闻的竹香,是我喜欢的味道,那心跳是为我而激荡的么……跳得好快啊,怦怦直响,那撞击的震动都要传到我的肌肤上了。

    “勺儿,你居然都忘得一干二净。”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