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级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暴君洗白计划[穿书] > 58、第 58 章

暴君洗白计划[穿书] 58、第 58 章(1/2)

    纯婕妤会服软也是迫不得已的。

    当然这种事没人逼她, 是她自己在逼自己。

    四皇子准许萧帝留下的太妃们在宫中养老,对没有子嗣的太妃们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幸事。可对纯婕妤来说, 就不见得是件好事了。

    太妃们都居住在甘泉宫, 一人一间屋子,位分高有子嗣的,分到的房间位置能好些, 比如珍妃、贤妃, 就算是纯婕妤都能分到一个带小院的厢房,还能让她再院子里养养丁香花。

    新帝也不曾苛待她们,该有份例的不曾少过, 可再多的赏赐也不会再有了。

    起初纯婕妤还觉得就这样待在甘泉宫,也不用费劲心思去讨好皇帝,想着整日如何谋宠的日子也不错, 可是时间久了以后她却发现,这样的日子太寂寞了。

    纯婕妤在宫中根本没有什么朋友,萧帝未曾驾崩她还在受宠的那些时间内, 他惹了不少人的红眼, 彼时她根本不在乎这些, 可是现在所有太妃都住到甘泉宫了后,纯婕妤才渐渐发觉,她似乎被人孤立了。

    原先她就是依附着高贵妃生活的,可是高贵妃是太后时都不顾她的死活,更何况现在二皇子都死了,是四皇子在位。

    甘泉宫里其他有子嗣的嫔妃, 譬如珍妃,七皇子待她那叫一个丹心赤忱,若不是他日日进出甘泉宫不太合适,七皇子恐怕都想每日来给珍妃请安,除此以外,七皇子还将各种珍宝首饰,点心佳肴流水似的往珍妃屋里送,就怕珍妃待在这受了委屈。

    就连贤妃——她的三皇子远在皇陵,都没少千里迢迢地给她寄家书和贴己礼物。

    而她呢?她一个人在甘泉宫里生活,唯一的儿子萧霁宁别说是给她带礼物,如果她不主动找萧霁宁,萧霁宁连甘泉宫都不会迈进来一步。

    纯婕妤不是难过,也不是伤心,她只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比珍妃宸妃过的差,就连温嫔——那个东瀛进贡的舞姬都做上太后了!

    然而纯婕妤不信四皇子能坐稳这个皇位,大萧还从未有过异域妃子之子坐上皇位的先例,即便四皇子开了这个先例,他也未必坐的长久,他施行仁政笼络人心便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所以纯婕妤服软了,她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:来日方长,只要萧霁宁还活着,她总会有机会的。

    但萧霁宁根本不配合纯婕妤好好扮演母慈子孝,他听着纯婕妤和他说的话,淡淡道:“母妃是觉得霁宁说的话有哪里不妥吗?”

    纯婕妤看着萧霁宁这个态度,便明白她要想让萧霁宁愿意好好听她说话,不是一日两日就能成的事。萧霁宁现在心里对她还有怨,所以她就说:“也罢,母妃看你今日也累了——”

    只是纯姬话还没说完,她的贴身宫女忽然来禀,说是贤妃来看望她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如今在甘泉宫内,活的最滋润的不是七皇子生母珍妃,也不是五皇子生母静夫人,而是贤妃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当今太后,曾经的温嫔是在贤妃宫里生活的。

    贤妃既能得封号“贤”,那便是萧帝认可的贤惠,她的宽容大度也是宫内人人皆知的,所以她才能养出三皇子那般不争不抢,温润如玉的儿子。

    温嫔是东瀛进宫的舞姬,所以当时在宫内备受排挤,但是后来她生了下四皇子后升了位分,到贤妃宫里去住了,贤妃待她亲善温和,所以温嫔后头的日子好过了不少。

    现在温嫔做了太后,她也投桃报李,没少让宫人多多照顾甘泉宫里的贤妃,她自己平时有事无事还会到甘泉宫内坐坐,和贤妃说说话,这在宫内也是一桩美谈。

    可不管是贤妃还是温嫔,那都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,贤妃如今到她宫里来是做什么?

    纯婕妤还在疑惑间,贤妃已经进了她的屋子,一见屋里还坐着个萧霁宁,便笑道:“诶,九王爷来看纯妹妹了吗?”

    萧霁宁对贤妃还是尊敬的,甚至是有些愧疚——因为四皇子还没登基那会儿是他出言,力阻三皇子回京的,倘若那时三皇子回了京都,说不定今日坐在皇位上的人就是三皇子了。

    而温嫔的太后,本应也是贤妃来做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旁人的看法,只有萧霁宁知道三皇子一旦离开皇陵便一定会死,他不能让三皇兄死,所以才这么做。

    但这始终还是让贤妃与亲生儿子千里相隔,所以一见贤妃进来,他便立刻给贤妃行礼:“霁宁见过贤太妃。”

    纯婕妤也给贤妃行了礼,待起身后她便直接问贤妃:“贤妃姐姐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里的?”

    挑什么过来不好?偏偏要挑萧霁宁在的时候。纯婕妤觉得贤妃来她这里定然还有别的目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贤妃也没藏着掖着,笑了笑看向萧霁宁,直截了当道:“实不相瞒,我今日是为了霁宁而来的。”

    萧霁宁闻言愣了下,指着自己道:“……我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贤妃点点头,坐到萧霁宁对面,顺手拿起桌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又给萧霁宁倒了一杯,说,“霁安经常在信里提起你。”

    霁安是三皇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萧霁宁本想如果没有别的事,他就不打扰纯婕妤和贤妃说话了,却不想贤妃是为了自己来的,且贤妃来看他,似乎是因为三皇子。

    “三皇兄他……”萧霁宁对三皇子心怀愧疚,听贤妃提起他的名字便垂下眼睛,不敢去看贤妃的双目,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才能继续说话,“三皇兄他最近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霁安他在那边过的当然好。”贤妃看见萧霁宁如此慌乱的样子,摇头笑了笑,“那边自然是比不了京城的,可是胜在清静,你也知道霁安的性子,他喜欢什么。”

    然而听了贤妃的安慰,萧霁宁还是有些不安,想要和她解释却又不知从何说起:“贤太妃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霁安在那边一切都好,只是放心不下你、霁鸣还有霁初。”贤妃温柔地打断萧霁宁的话,“霁鸣和霁初他们来看望珍妃丽妃时,我还能在她们那见见,只是你不常入宫,所以我见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的,七皇子和八皇子没少入宫看望他们的母妃,珍妃、丽妃和贤妃的关系又都还不错,所以他们经常相见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反倒是萧霁宁这边,贤妃不能出宫,他又不爱进宫看纯婕妤,自然就见不到了。

    贤妃道:“前些日子我听霁初说你病了,现在见了你,见你脸色不错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那场“病”是他不想进宫见纯婕妤胡诌的,提起这茬萧霁宁还有些-->>